我陪妻子穿越抑郁,共赴灵魂之约 | 阿卡西在人间

 


图片

 

他叫黄胜利,来自贵州山区,目前和妻子罗芳生活在广东东莞,是一名从事音乐素质教育的音乐人。但在过去四年的人生中,他还扮演着一个让他常感无奈的角色——抑郁症患者的丈夫。四年的时间里,他几番痛苦,几番挣扎,在迷茫中坚守......

 

 

 图片

黑暗中的迷茫与找寻

 

2017年,黄胜利和妻子罗芳因为吉他而结缘。他是她的吉他老师。黄胜利热爱音乐、轻松幽默、无忧无虑、内心充满阳光。抑郁了21年的罗芳被他深深吸引。罗芳并不看重物质,出身贫寒的黄胜利也因此深受感动。两人在音乐中互生情愫,结为夫妻。

 

不了解抑郁症的黄胜利以为,可以靠自己的音乐让罗芳情绪好转。从此,胜利开始了陪伴妻子走出抑郁的漫漫长路。然而,渐渐地,迷茫、无力、疑惑和挣扎,充斥着他的世界。

 

罗芳抑郁的时候:每天喝不完的药,控制不住头脑的杂乱无章。紧张、焦虑不安、恐惧、烦躁乃至暴躁恨不得将她吞没。她压抑自己,拒绝和外界接触,觉得明天没有希望,但愿永远黑夜......

 

图片

 罗芳在上海阿卡西共修上作分享

 

在罗芳的认知里,身边所有的人都是自私的、不可信的。她对世界充满评判、怨恨,也不相信美好。罗芳没有办法正常工作,胜利也因为总是牵挂着家里的妻子而无法投入工作,他一度因为失眠而晕倒。罗芳到他的吉他课堂上课,但在课堂上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,因为对其他学员心生评判,而无法融入集体课堂。抑郁的魔爪一次又一次将他们的生活撕得粉碎。

 

黄胜利学音乐出身,与心理学八竿子打不着,但是因为妻子的抑郁症,他开始研究心理学。他托朋友们帮忙,朋友们体会到他的难处,也纷纷把各种抑郁症相关的书籍和视频资料介绍给他。

 

四年来,他带着妻子四处求医问药,足迹踏遍深圳、广州、东莞、武汉等城市。黄胜利说:“对于她的痛苦,可能讲完我自己都会哭,是这种感觉。”

 

 

 图片

一道亮光

 

2021年8月6日,妻子罗芳接受了第一次阿卡西记录个案。黄胜利说:“我毫不犹豫,在我的概念里,只要能治好她,什么神也好,什么魔鬼也好,无所谓的。只要能让她走出来,怎么样都行。”

 

做了几次个案之后,罗芳只需要两三个小时就能从情绪中走出,而不再像从前那样需要一个礼拜。

 

2021年9月11日,夫妻俩从广东东莞来到上海参加阿卡西共修,这是他们为治疗抑郁症走得最远的一次。共修现场充满爱的能量,这是他们以前在任何场合都未曾体验过的。 黄胜利在日记中描述参加共修的感受:“义工家人们非常亲切,非常有爱,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光。”

 

图片

黄胜利和罗芳在“灵魂塑造”工作坊合影留念

 

共修中,主持人对罗芳说:“你今生来,并不是为了来体验你是一个受害者。而且在这个宇宙之中,没有人是那个施害者,也没有人是那个受害者。我们每个人来的时候,就是带着一个灵魂意图而来的。你会选择来到这样的一个原生家庭,就是来之前你灵魂的一个设计。你有着这样一个剧本,你选择了。”

 

“那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剧本?因为你今生来就是为了到这个家庭当中,体验并活出你内在那个伟大的、无条件的爱。黑暗给予你生命中最大的礼物,就是让你寻找光明。

 

 

 图片

灵魂在璀璨的殿堂醒来

 

这次共修所带来的疗愈就像一道光,照进了夫妻俩的生命。

 

10月30日,夫妻俩来到由阿卡西记录研修中心(中国)在上海举办的“灵魂塑造”工作坊。在课程中,黄胜利大开眼界,知道了我们所有人都是来自于同一个源头,明白了人是由身体、心理、灵魂三部分构成的,也理解了阿卡西势能的运作,清晰了灵魂的力量从何而来。

 

他初步接触到了实相(真理),清晰了生命的意义,也知道了灵魂才是具有决定性作用的那个最高、最大的永恒的力量。而疾病正是灵魂推动人从各样的麻木中醒过来,让灵魂得以活出来、站起来的方式。

 

图片

“灵魂塑造”工作坊上黄胜利和罗芳与海鹏老师毕业留影

 

但此时的黄胜利,依旧把全部的关注点都放在罗芳的抑郁症上,甚至一度认为把罗芳交给阿卡西就好了,自己终于解脱了。但他并不知道,他正在迎来自己人生中的一次巨大转折。

 

当妻子非要拉着他再次来到深圳阿卡西之家的时候,黄胜利非常不解:明明阿卡西可以疗愈好妻子的抑郁症,但为何她却仍旧紧紧抓住他不放,对他实施各种抓夺和掌控,非要他陪着一起去阿卡西之家呢?

 

来到阿卡西之家后,在其他灵魂培育师的帮助下,他才逐渐明白:原来,切的背后有一份灵魂的约定。妻子的头脑或许都不知道,但她的灵魂在对胜利说:“你不走灵魂道路我绝不罢休,就用这种闹事的方式让你在三维世界无路可走。”这是一份穿越时空的约定,两个灵魂早已注定在今生今世结为夫妻,共同活出灵魂的样子。

 

图片

 

至此,懵懵懂懂的黄胜利才开始明白:这一辈子不能白活,要把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搞清楚;活着不能只是工作、挣钱、养家,而是要不辜负自己的灵魂,让灵魂更多地醒来。

 

夫妻俩马不停蹄,11月20日,又参加了在深圳阿卡西之家举办的共修沙龙。在沙龙上,罗芳分享道:“(我)尝试(了)很多办法,但是一直没有根治我的问题,直到遇到阿卡西,没想到会这么快地疗愈我。我现在不用吃药,天天都能睡着......” 

 

感觉之前这么多年,我的灵魂一直是沉睡的,现在我已经被唤醒了,我已经好了。我也想帮助更多人,让他们也走出来 ,我觉得这是我的使命……” 

 

坐在一旁的黄胜利听着妻子讲的每一句话,眼泪不自觉地涌出:“我之前也没想到,她停药了,也能高兴起来了,也能健健康康的……” 

 

图片

黄胜利和罗芳在阿卡西生态建设交流会上相拥而泣

 

12月份,他们又参加了在厦门举行的阿卡西生态建设交流会。这一次,黄胜利彻底认出了这条灵魂道路,并幡然醒悟:原来,表面上看似是我在陪伴妻子,实际上妻子的灵魂也在推动我活出来。

 

交流会上,跟随场域的流动,大家一起唱起了王菲的《如愿》……流淌在场域里爱的暖流温暖着胜利的内心,更冲击着他的灵魂,令他感到全身发热,一股能量汇聚在胸口,按捺不住要举手发言。

 

“以往听歌,可能是职业的原因,我会把歌分开,盯着轨道声部。可是,这次直打我的心窝。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适合我的路,找了很久,今天才发现这个场域是我要的,包括我跟罗芳的认识也不是偶然。她是我的贵人,是她引领我来的。因为她,我才会走上灵魂道路。罗芳,今天我坦白跟你讲,我要为我的灵魂负责,你要为你的灵魂负责,我们各自负责,我要活出!

 

在我们头脑还不能理解的时候,疗愈的能量就已经悄悄振动着我们的内心,开始唤醒我们的灵魂。

 

会后,黄胜利在笔记本上写下:“那一刻,好像不是我在说话,是我内心的灵魂在呐喊:要活出!要活出!要活出!从那一刻起,我的灵魂慢慢地醒来了,每一天都有不同的力量。

 

在阿卡西场域,胜利也看到了自己事业的曙光。他发现了孩子学不好音乐的一个重要原因:“孩子有天赋很棒,可家长就觉得孩子不行,是家长把孩子的翅膀剪断了。”

 

他说:“(音乐)这个东西是要传递一个理念的,在阿卡西场域我找到了,这就是灵魂。”

 

图片

 

胜利也意识到,要想教好孩子,做一个灵魂醒来的老师是多么重要。他说,“这条路很重要,老师也很重要。我心疼贵州的孩子没有好的师资。需要阿卡西的家人,需要这样的平台、道路,去推动那里。”

 

以前爱妻子、爱事业,现在他终于明白:人性层面的陪伴和爱不但解决不了问题,反而会障碍妻子的生命成长,也做不好事业。任何事情出了问题都是因为做事情的人不对。原来做任何事情的关键都在于要活出灵魂层面的自己,成为对的人。

 

走上了探索真理的道路,黄胜利越来越深地领悟到:“你在三维世界里抓夺的任何东西,都会成为你的牢笼。” 我们在这个三维世界所抓夺来的东西,都不是我们灵魂想要的,这才是人生中所有问题的根源所在。

 

 

 图片

我愿成为光

 

图片

黄胜利和罗芳一起许下新年愿望

 

黄胜利幽默地鼓励妻子说:“中国起码有三亿人有抑郁症,重度的起码有8000万人,中等程度的也有上千万人,有多少人需要你去支持、帮助、托起,你干不干吧?”

 

他深知,自己和妻子在阿卡西场域领受的恩典,不是为了让他们自己独享的。在这里获得的一切,将完全改写他们的命运。这里面更有一份来自宇宙源头的沉甸甸的托付,那就是去分享、去奉献、去服务,用他们身上所活出的光去照亮许多在麻木和困顿中的生命。

 

在阿卡西家人们的陪伴下,在场域的支持中,夫妻俩不断地成长。黄胜利决定,要在深圳阿卡西之家住半年,去活出自己的灵魂。也要和妻子一起做义工去服务、唤醒更多的灵魂,点亮更多的生命!

 

图片

黄胜利和罗芳在阿卡西生态建设交流会上作分享

 

 

 

 

 图片

海鹏老师

阿卡西记录研修中心创办人

 

我们为什么生病?

 

疾病不是用来让我们担心害怕的,而是用来让我们的灵魂觉醒的。我们要想疗愈疾病,那就首先要确定一点,疾病并不是命运的捉弄、不公或不幸。我们的源头从来无意让我们无谓地受苦,但祂允许我们受苦,因为受苦常常是生命通往光明、通往灵魂觉醒的入口,有时甚至是唯一的入口。这也正是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伤痛和疾病。

 

如何从痛苦、抑郁中走出?这其实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痛苦本身就是灵魂给到我们的一份巨大的爱的礼物。你只需要信任,在抑郁症背后是一份生命的恩典。等你看到并拿到这份恩典的同时,抑郁症也就被疗愈了。你只要带着足够的敞开和意愿,去聆听你灵魂的声音,并与祂配合,跟随祂的指引,就一定能够从任何的痛苦中走出来。

 

我们生命中曾经陷入的黑暗有多深,等到有一天我们的灵魂活出来的时候,那份光芒就有多么地明亮和耀眼。

 

之所以你会得这样一个病,是因为你一直没有听到灵魂想要对你说的话。如果你听到了灵魂的声音,收到了祂想要传递给你的信息,这个疾病将会不疗而愈。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疾病是你的灵魂无法医治的。但反过来,如果你的灵魂认定只有借助某种疾病才能让你听到祂的声音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个医生能够治得好。

 

总之,如果灵魂没有达成祂的意图和目的,祂就不会放弃祂对我们的呼唤,祂在我们生命中的运作。这正是出于祂对我们至深的那份爱。在必要的时候,那份爱的表达正是借助于疾病而来到。

执笔人/冯嘉闻(灵魂培育师)

 

 

 

 

编者语

 

本文的执笔者冯嘉闻和文中的主人公罗芳一样,也曾是重度抑郁症患者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来到阿卡西场域后,重度抑郁症竟然不疗而愈,她的人生就此完全不同了。从此,她内在的力量回归了,她的灵魂开始站起来了。她自此成为一名传播实相之光的管道,同时也成长为一名奉献自己、服务生命的阿卡西义工。

 

在完成本篇文章后,嘉闻说她很想以此文献给这些年来一直陪伴她穿越抑郁的丈夫。在此,我们也把这篇文章献给天下所有深受抑郁症困扰的人以及爱他们、守护他们的家属。

 

夜再黑,也无法遮蔽黎明最终的来到。痛再深,也无法阻挡我们的灵魂重新找到站立的力量。愿我们一起活出我们灵魂的勇敢、力量和荣耀。

 

 

 


  • 18150379717